韩珂PHOTO

欢迎约片/长期坐标:广州/微信:buffchang

照相


爷爷前几天说:“孙仔啊,等无事来帮啊公照相。”我觉着好笑,随口问:“为什么啊?”
爷爷顿了一顿,却还是笑着回答我:“阿公差不多爱不在了,将来要留个纪念。”
我的笑容停滞在脸上,忽然喉咙一紧,不知道说些什么,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答应了。
爷爷看起球赛来总是笑容满面,他最喜欢让解说员的欢呼声充满那件小小的房间。我望着门外,秋天里的落叶瑟瑟落下,又依恋地在空中盘旋多几圈,才缓缓落地。我回头看了一眼爷爷,他慈祥的脸庞上洋溢着笑容,皱纹老深老深,皮肤黑得发亮,尽管爷爷很瘦,却每天都下地干活,每次都给我番石榴吃,我想像不到爷爷归去的那一天。

下雨天,我去爷爷家蹭饭,这次我带来了相机。
我告诉爷爷,“公啊,今日我有带相机来。”爷爷忙着炒菜,只是简单回答了一声。我转身走出厨房,心中颇不是滋味。我不想帮爷爷照相,我害怕那一天的到来,害怕那个意想不到的场景就那样出乎意料地出现在我的面前。可是我又害怕爷爷不高兴,因为我好几次已经“故意”忘记带相机了。
午饭后我刷碗,闲下来时爷爷已经睡下了。
不知怎的,我松了一口气,带着相机有悄悄地走了。
我知道,落叶尽管盘旋了几周,最终还是逃不过落下的宿命;夕阳虽然在地平线上跳动的很慢,但黑夜总会来临。
我的爷爷,您虽然强健,但岁月的力量令人害怕。
——但我始终不愿去相信。

评论
热度(2)
© 韩珂PHOTO | Powered by LOFTER